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新闻中心>智库之声 > 正文

智库之声

Sound think tank

教育部,请把减负进行到底

作者:杨东平 发布日期:2018-03-08 访问次数:738
11.png

被“补习班广告”包围的小学生

自教育部等四部门发布新一轮减负令以来,我听到的多是缺乏信心的疑问:这回真的能减下来吗?就像对房价的困惑那样。因为毕竟减了几十年了,却是一个越减越重的结果。

孰料,这几天舆情大反转,两会期间,《教育部,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》(以下简称《不要减负》)的网文刷屏,言之切切,一片忧国忧民之情。感觉怎么与我们那么不同,似乎不见天日、拼命刷题的教育竟然如此美好;一旦改变,民族的命运、国家精英将毁于一旦!

想来作者一定是“牛蛙”的牛爸,说的是他们蛙圈的心里话。细看此文,感到逻辑凌乱,杂糅着几个并不相同的问题,试着分别加以澄清。


首先是下午三点半后的学生的托管问题。

现在的做法,取消了公办学校原先的托管服务,从而为课外培训机构敞开了大门。

这里,首先需要说明学校为什么不能把小学生的在校时间填满。在美国,大约是下午2点左右放学;在德国,小学全部实行上午半天上课。在台湾,小学低年级半天上学,三四年级每周有三个下午不上课,五六年级每周一个下午不上课。

这里涉及的教育理念,如一位美国校长所说,学校只能对大多数学生提供共同的、基本的教育,学生的个性发展、兴趣爱好等等,必须靠家庭教育,因此,学校需要为家庭教育留出必要的时间。

这当然增加了上班的家长的不便。因此德国教育改革的内容之一,是恢复全日制教学(下午主要开展各种课外活动)国内的家长以双职工为主,学生下午课后的照料和服务问题就更加突出。但这一具体问题是可以解决的,各地已经出现了不同的尝试,实行弹性的接送时间。


北京市是按生均800元的标准购买社会服务,将文艺团体、培训机构等引入学校开展课外活动。家长同时关心的是学校组织的课后服务,既包括发展兴趣爱好的社团活动,也包括让孩子在学校看书、做作业的照料看护;还可以组织面向学困生的“补救教育”,帮助他们巩固和补习学业。

12.png

天津市河西区梧桐小学学生在进行课后足球训练。

事实上,在许多国家和地区,作为促进教育公平的措施,这种“补救教育”是由政府的专款、聘专门教师进行的。由学校老师组织开展课后服务的好处是方便安全又更为便宜,全部问题是卡在收费上,因为治理“乱收费”,从而成为无米之炊。

因此,解决这个问题,一是要落实学校自主权,让学校自己决定怎么做,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;二是要解放思想,打破在经费使用上的清规戒律,不要把学校视为行政机关来管理,激励学校做好事,把好事做好。

教育不仅仅是学校和家庭的事,而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。李一诺说回到北京,最怀念美国的,是几乎所有孩子可以低成本享受到的资源:无处不在的社区图书馆,各种儿童博物馆,和几乎所有成人博物馆都有的儿童项目。

美国每个几万人的小城市,都有藏书极其丰富的公共图书馆和给孩子的阅读项目,而且对所有人都是免费的,而中国几乎还不存在。

儿童博物馆是儿童教育极其有效的资源。根据美国博物馆协会的数据,截止 2014 年,美国共有 35144 家博物馆,其中 350 家是儿童博物馆,占世界儿童博物馆总数的70%。同年美国有 6206 万儿童,即平均每 20 万儿童就有一家博物馆,每一个小城市,都有一个自己的博物馆。

13.png

美国科尔儿童博物馆

而且,美国多数面向成人的博物馆都有公众教育服务部门。在过去 5 年中,美国 70% 的博物馆增设了面向学生和教师的服务,其中 88% 的博物馆开展了针对幼儿的教育项目。

中国的数据是怎样的呢?中国博物馆 2014 年登记总数是 3660 家,而专门针对儿童的博物馆只有3家,而中国有3亿儿童!

《不要减负》提出的其它论据,如私立教育机构不断膨胀,家庭补课负担剧增,年轻父母疲于奔命,对底层孩子的不公等等,正是恶性补习教育、学业负担过重的后果,是应当减负、而不是不应当减负的理由。

看来他所理解的减负,是指学校卸责,把学生推向社会、开展课外补习。这种理解和担心是有误的。

其实,这一轮减负措施首先是整顿教育培训机构,治理恶性的社会培训。因而,正确的提问应当是那些虎妈狼爸的特殊需求应该如何满足?教育培训机构真的会善罢甘休吗?对培训机构的整治,会不会清理了小乱差,强化了行业集中度,从而使培训机构的收费更高?

这种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。因为资本凶猛,那些品牌化的培训机构主要不是对学生、而是对资本和利润负责。这是我们需要提防预备的下一回合。


此外,《不要减负》拿日本告别“宽松教育”说事。因为是“隔岸观火”,如何评价日本教育的成败,是最不容易说清的。

日本90年代实行的宽松教育政策,是对80年代严重的“考试地狱”、“教育荒废”的治理。教育荒废表现为儿童恶作剧、自杀、逃学、行为不良、校内暴力、家庭暴力、激烈的考试竞争、学历主义、问题教师、体罚学生,教育效能降低、教育信心失落等多种负面教育现象。

1986年,日本临教审发布的《咨询报告》的论述,指出“以阴险的欺侮、校园暴力、青少年行为不良为代表的教育荒废,是儿童心灵的荒废,它隐藏着与儿童人格崩溃相关联的危险;”“问题的本质是儿童感到在现在的家庭、学校和社会中,人的尊严、价值、个性没有得到尊重,心灵处于种种重压之下。”

日本学校严重的教育荒废现象成为社会公害,引起全民声讨,才有针对考试地狱与教育荒废现象所做的种种改革。

针对教育荒废现象,日本政府把道德教育放在主导地位,不断改革考试制度,积极推进评价方式多元化。

14.png

1996年,日本实施《学社融合推进计划》,以学校为核心,与家庭和社区合作构建教育网络,以抵制有害环境对青少年的不利影响。1999年起,取消公立学校的初中升学考试,实施初高中一贯制。2000年4月起实行每周五日学习制,修改教学大纲,将现有的教育课程内容削减30%左右,增加选修课的比重,并设置跨学科的综合性学习时间,等等。

日本是个危机感很重的民族,几十年来一直不断地讨论和改革教育。然而,此一时,彼一时,新世纪以来,日本社会对“宽松教育”的批评日益高涨,争论不休。但争论的双方,都认同当年实行“宽松教育”的目标,即改变知识灌输、死记硬背的教学模式,培养学生的生存能力、思考能力、创新能力等“新学力”;都认为改革效果不彰的原因之一,是中高考仍然只重视书本知识的掌握,学生的“新学力”无法得到认可。同时,实施“宽松教育”客观上带来了不同社会阶层学生之间的学力差异扩大。

但社会对“宽松教育”的强烈反弹,认为改革失败最直接的原因,是PISA测试结果下降。PISA2000的第一次测试,日本排名数学第一,科学第二,阅读第八。PISA2003的结果,日本成绩大幅下滑,数学从第一下滑到第六,阅读从第八下滑到第十四,科学依然第二。

PISA2012,日本数学、阅读、科学的排名分别为第七、第四、第五。PISA2015,分别为第五、第八、第二,但总成绩已经位居第二。可以对比的是2015年中国台北队名列第四,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广东组成的中国大陆联队列第十。

15.png

PISA2015测试数据

2016年5月,日本文部科学大臣宣布将于2020年度之后实施新的“学习指导要领”,重新增加学校课程的课时和内容,显示告别“宽松教育”。然而,还没怎么去宽松化呢,PISA2015日本就恢复为世界第二了;中国也还没怎么减负呢,PISA就成为世界第十了。可见,如同各种排名一样,夸大PISA测试的功效,以此来评价国民学力是不太靠谱的。

以中国的PISA成绩为例,PISA2012上海代表中国第一次参评,获得第一,但同时还获得了另外一个世界第一:学习时间最长。平均每周课外作业时间13.8小时,加上校外辅导和私人家教,每周校外学习时间达17小时左右,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7.8小时。作为比较,港澳台的课外学习时间约为上海的一半,日本仅为上海的1/3。那么,究竟应当如何评价上海的教育质量?

16.png

PISA2012数据,各国(地区)15岁学生每周课外学习时间

17.png

阿凡题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》数据

推文中认为近年来教育减负“已经出现了负面后果”的举例,是中国奥赛队已经丧失了优势。叫停小学生奥数会降低中国教育的水平吗?事实究竟如何?

最近,长期担任中国奥数国家队领队、教练的华东师大熊斌教授说,这几年我国高中生参加国际奥数的成绩,一队6人可以拿到4-5枚金牌,稳居世界前三,但总分第一却有所旁落,被美国和韩国占据。

原因主要是在高中数学教育领域里,美国和韩国比我们更重视精英教育;我们过于发展小学生和初中生的奥数热,一旦拿到了高中招生的“敲门砖”,不少孩子的数学兴趣就一下丧失了。这正是在小学阶段功利化的提前教育、过度教育的后果。其实不仅在数学领域,包括在艺术领域,许多为人瞩目的神童长大后不知去向,大多到华尔街赚钱去了。 

所以,如何评价教育的好坏,是比较专门的事。如果仅以金牌为评价,可以再举个日本的例子。

自进入新世纪至2016年,已有17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,几乎一年一个。那么,日本的国民学力和学术竞争力真的很差吗?当然,有人说他们大多是宽松教育之前严格教育的结果,那么我们不妨再接着看后续的表现,我相信这一趋势不会改变。

因为诺奖的获得与否,主要取决于大学教育和基础科研的体系制度,与中小学教育相对遥远。如果说有某种联系的话,那就是在中小学时没有过多地磨灭他们的求知欲、好奇心和想象力,这不就是宽松教育所追求的吗?曾任日本教育课程审议会会长、力主宽松教育的三浦朱门,主张通过宽松教育实现在多数普通人中选出少数精英,一方面重点培养精英人才,另一方面培养普通国民真诚直率的精神。

联想到美国国民的数学能力那么差,英国的政治家答不出7乘9等于多少,但仍然保有强大的综合国力,其背后的教育理念和制度安排,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吗?

由于日本告别宽松教育,舆论对“快乐教育”的声讨也应声而起,认为日本的减负失败是前车之鉴,我们怎能还往坑里跳。其实,中国和日本处在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。人家已经走出“考试地狱”了,可能有点“矫枉过正”;我们则还在“教育荒废”中不能自拔!就在几天前,刚开学不久,又传来四川广元和浙江湖州各有2名学生自杀的噩耗。

我们已经在“坑”底了,还往哪里跳?


因此,国人对“快乐教育”的不同评价,背后是对“什么是好的教育”理念的云泥之别。

义务教育的基本功能,是奠基社会公平,是面向每一个国民的保障性、公益性的基本教育,而不是实行选拔、竞争、淘汰,培养少数尖子的教育。当前的教育减负,主要是指义务教育阶段,尤其是改变小学阶段的恶性竞争。

一个没有快乐童年、没有健康、没有自我的人生终将是暗淡无光的, 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taishanedu.cn/info/397.html

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

电话:0536-2108128

邮箱:taishanjiaoyu888@163.com

地址:潍坊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健康东街6787号潍坊文化创意产业园

泰山教育智库泰山教育智库 潍坊教育潍坊教育二维码 亲子共成长亲子共成长二维码

CopyRight© 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 版权所有 Taishan Education Innovation Research Institute of Shandong Province

公示信息